终期於尽

等春天到来的时候我给你寄一片雪吧。

|快柯| 昼间白日

结束与开始


>

所以这是最后一次?


怪盗顶着那张脸似笑非笑地看过来,话也跟他人一样讲得不清不楚,但谁让江户川——或者说工藤——晓得他没讲出来的是什么,最后一次交谈、帮忙、或者会面、哪个词都是对的。此刻他还能被叫「工藤新一」这个名字,但马上就不能了,很快工藤新一就要死去,而留江户川柯南独活。

“但这次我可什么都还没偷呢,也没准备偷。”怪盗笑嘻嘻地把玩着手上的扑克,兜帽在午后炙热的阳光下面落着灰蒙蒙的影子,是跟往常他们在月色里相会时不太一样的轮廓与线条,有点过于温和了。被这光下蒸腾的空气模糊了吧。少年推了推眼镜,居然有那么点不自在,蓦地回想起和他相同年纪的...

|快新|冬の海で拾った花火の殻のよう 01

attention:正剧。自己写来爽的,脑完就跑


冬の海で拾った花火の殻のよう

如在冬日海边捡到的花火残骸一般


黑羽快斗x工藤新一

bgm:It’s Dark, It’s Cold, It’s Winter


1.白い影

黑羽快斗慢慢悠悠推开玻璃门走进来,一面毫不客气地打了个哈欠。室内空调打得很足,对于开始入秋了的城市来说有那么点冷了的程度,咖啡的香味在这个空间里显得诱人又温暖,他眯起眼来很快锁定了不远处同事手里面包房的外带纸杯,而金色长发的女性抬起眼来跟他对上视线,挥了挥手打了招呼。

“啊,拿铁——我也要。”

他输给我的,...

|快新| 三重梦

“可是你瞧,”他垂眸,张开双臂的同时那些白色的精灵扑棱棱地拍着翅膀凭空出现,冲进霓虹闪烁的夜空,就像很多很多次他的出场那样。只是一个响指的时间,礼服礼帽随着散开去的烟雾一同消失得无影无踪,穿着深灰卫衣的人几乎融化在夜色里,“你瞧,我在这世界里无所不能,却独独叫不醒你。”

他抬起头来,这下工藤看见他的眼睛了,没有单片眼镜,看得清清楚楚,像透亮美丽的苍蓝色宝石。那是当然啊,工藤想,那是、那可是——


他的宿敌、伙伴、搭档——黑羽快斗笑起来,在工藤反应过来之前从半人高的栏杆上一跃而下,于是他陷入一个带着夏日晚风味道的怀抱,熟悉的嗓音像那些鸟儿一样在耳边掠过。


你什么时候醒来?我亲爱的侦探...

|快新| 天亮之前

bgm:Summer's Over

Attention:我流共同战线+新和志初始立场互换前提


黑羽快斗第一次见到那个青年是在三月。


说实话是个实打实的意外。他自认伪装做得周全,别说是二课那帮天天被他耍的警察,就算是白马探在场,只要没有直接面对面接触他就有那个自信不露出马脚。但偏偏那个看起来跟他易容之下的面孔有七八分相似的少年如此笃定,端着的红酒杯轻轻摇晃,在灯光下泛出温润的色泽。

“您说笑了。”他往下压了压警帽,示意对方自己手上的表,摆出来个局促的笑,“您瞧,离预告时间也不远了。我一会儿还得好好看住这个入口以免怪盗基德逃走呢。...

|快柯| 春日依旧如期而至

第十年的心照不宣


黑羽快斗/江户川柯南

成长快柯,大家都知道黑羽快斗要求婚,但没人知道他俩其实还没交往

bgm:呼吸-mol74


1.

这是冬季里难得的晴暖天了。

前天下的大雪化得没剩多少,道路上还湿漉漉的,残雪和泥和在一起,大概是所有热爱干净的女孩子们都不会喜欢的日子。吉田步美特意提早时间出门,从地铁站一路走过来都小心翼翼,还是不免让靴子遭了殃。到最后远远瞧见目的地那儿的人群,索性叹口气跑起来。


“啊,步美!这儿!”

圆谷光彦踮了脚朝她招手,春季开学就要高二的男孩子本就身型颀长,又确实是站在一开始约好的那个邮筒旁边,来这么一出好认极了。小姑娘在熙熙攘攘的人流里...

|快新| 午夜凋零

我将与秘密河。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有一点3/4组,大概算是个非常规大学生恋爱故事

bgm:Lights Frightened The Captain


1. 

工藤新一醒的时候天还蒙蒙亮,有好似是时钟的嘀嗒声有节奏地响,他一瞬间想到客厅里那座上了年纪的老钟,在黑暗里躺了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宿舍呢,那分明是枕边的手表。于是他记起来自己会早起的理由,磨磨蹭蹭坐起身子,从枕头下面摸出来手机关掉还没响的闹钟,隔着遮光帘去拍旁边头脚相连的床铺的铁栏杆。

黑羽,黑羽。

他压低了声音叫了会儿都没什么反应,想想还有...

可能我很多年以后会再提起那一晚,提起宿舍楼底到点就锁上的大门,提起学校后面刚好够一人钻过的栏杆,提起凌晨两点空无一人的街道,提起那家很小很小的酒吧的热巧与炸鸡,或者提起宿管阿姨“这么晚了怎么还要出去”的质问,就像任何一个人提起一次青春期的不安分经历一样。

但、我也并不知道到那时候,我能不能像叙述这些一样安静地或者无所谓地说起那场零比三的落败,像叙述曾经的任何一场失利。

|快新| Sleep.Forgive.Live

总是会再见的吧。

就这么笃定着,和你分别在火光般的夕阳里。


bgm:Sleep.Forgive.Live


告别这种事黑羽快斗是做不来的,尤其当对象是跟你纠缠不清了一年的宿敌小朋友的时候。毕竟他跟江户川柯南——是怪盗基德跟江户川柯南,严谨点来讲的话并没有什么正式的会面,那就更讲不上告别了。若是把那些因为犯案才会有的会面都算成约会也太不浪漫了,就算邀请函是他自己发出去的也不行。


“那你还想怎么样?到监狱里去约会吗?”工藤新一瞥他一眼,并不想把时间浪费在指正对方是“预告函”而不是“邀请函”这种事情上,明显还是柠檬派比较有吸引力。如果不是有柠檬派他早回寝室写案例分析报告去了,谁...

|快柯| 瞳之间

28岁快x18岁柯


>

你这小鬼怎么就这么不让人省心呢。


黑羽快斗嘟嘟囔囔地抱怨,手上动作不停,在青年肩膀那儿用绷带两头打了个蝴蝶结。听起来像漫不经心,实际上是故意这么讲,尤其是小鬼这样的称呼,摆明了辈份上占便宜。

这是生气呢。江户川柯南怎么可能听不出来。


“哦,那还真是不好意思啊。”毫无悔过之意。他回过头去瞥了对方一眼,但其实目的只是看看那家伙有没有又在他身上把绷带绑成什么奇奇怪怪的形状——哦,蝴蝶结,他半转过身去朝人挑挑眉。偏偏黑羽玩性又上来了,装作感受不到恋人视线似的,伸手去玩他的发尾,手指蹭着他的脖颈。

好吧好吧,在心里叹口气,反正这家伙总归连打结都能玩出...

|YOI|维勇| 献辞

>一个甜饼,bgm:Home

>《献辞》又译《奉献》,是舒曼写给妻子克拉拉的新婚礼物《桃金娘》选段

 

 

你是我的克拉拉。

1.

东方岛国的三月是春天开始苏醒的时节,樱花从最南端开始蔓延开来。胜生真利在屏幕前笑得愉快,女性的温婉在不那么强烈的阳光下难得地盖过了她的锐气,还没满三个月的小奶狗蹲在旁边张着嘴吐舌,茸茸的毛蹭着她的脸。

“邻居家的那只拉布拉多生宝宝啦。是个女孩子,很可爱对吧?”


这年胜生家迎来了第二只小狗崽,他们家第六个家庭成员,抱它回家的严格意义上的主人真利慷慨地把取名字的权利让给了自家弟弟。在青年揉着头发思考的档里她调整了下手...

1 / 5

© 终期於尽 | Powered by LOFTER